手机端
当前位置:主页 > 未解谜底 > 地球 >

是什么使中国崛起成为可能?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闫雪通(闫)在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最近出版的《领导与大国崛起》一书中写道。这本书解释了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提出了一个道德现实主义理论归因于国家的崛起和下降的政治领导。严认为,一个崛起的大国的政治领导力越强,它就越有可能取代国际体系中的一个占主导地位的国家。是什么促成了中国的崛起?中美关系将走向何方?《环球时报》记者卢元志就这些问题采访了严。

GT:大国的兴衰是一个不断讨论的话题。作为一个采用非西方政治制度的国家,中国正在崛起,并获得越来越多的全球影响力。你认为影响中国崛起的因素有哪些?

雁鸣声:在我的新书《领导和大国崛起》中,我认为大国的崛起在于领导人的改革能力,而不是政治体制。中国的崛起是中国政府实施改革的结果。中国的崛起和美国的崛起都不归功于他们的制度。如果政治制度起决定性作用,它就不能解释为什么其他国家采用西方政治制度不可能像美国这样的超级大国,为什么其他冷战时期的共产主义国家不可能成为像苏联那样的超级大国,或者为什么中国自1949以来没有改变其基本政治制度,可以在改革开放1978年开始,而不是在文化大革命是的。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依靠政府保持改革的能力,而不是改变政治体制,成为一个崛起的大国。美国在二十一世纪一直在下降,因为他们的政府比中国政府的改革能力差,而不是因为它的政治体制不如中国。

GT:为了维持政府实施改革的能力,中国最重要的是什么?

雁鸣声:有两个主要因素:中国政府应该领导国家走向正确和进步的方向。政府应该有能力把改革的理念付诸实施。尽管前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对改革开放,但他无法克服国会、反对派和其他领域的障碍,将他的想法变成现实。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政府不断克服阻碍改革的障碍。

GT:中国应该如何应用日益增长的国际影响力?

雁鸣声:首先,我们需要弄清楚如何影响其他国家的法律。然后,根据这些法律采取政策,这样我们的影响就有利于中国的民族复兴。

随着国际影响力的不断扩大,中国可以形成良好的国际环境。然而,有时,增加的影响可能导致负面结果。例如,美国认为,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贸易国,中国不应该享受对发展中国家的优惠待遇。我们应该做的是积极运用我们的影响力,比如推动世界贸易组织的改革。

GT:与历史上大国崛起,比如英国,美国崛起相比,中国将面临哪些新考验?这更困难吗?

雁鸣声:中国崛起的时代不同于英国和美国。英国在机械化时代崛起,美国在电气化时代崛起,而中国则在数字时代崛起。目前,数字经济正逐渐成为国民财富的主要来源。如何在数字时代竞争北京和华盛顿都是新的。历史并没有提及他们。所有大国的崛起都不依赖于复制以前的方法,而是建立新时期独特的战略。因此,中国崛起的最大考验是它能否快速、持续地提升其改革创新能力,以及它能否促进创新和改革。这种能力包括在各个领域进行改革和创新的能力,但在任何时代,政治都是核心,数字经济时代最重要的领域是科技创新。在任何历史时期,崛起的大国所面临的困难都是相同的,因为以前的成功战略不适合后来的条件。崛起的大国只能通过自我完善和创新来探索这条道路。

GT:目前,美国对中国保持警惕。在意识形态领域,中国和美国将如何相互影响?他们会陷入冲突,还是会互相影响?

雁鸣声:中国和美国政府很难在意识形态上达成共识。因此,防止其战略竞争陷入意识形态领域是至关重要的。一旦两国在意识形态上进行竞争,就会出现新的冷战,这对整个世界都是有害的。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还没有表现出他在意识形态上与中国竞争的决心,但包括特朗普政府的主要内阁成员在内的美国精英们希望做到这一点,并相信美国在意识形态竞争中比中国更有优势。

然而,如果中国坚持不与意识形态竞争,美国就不能单方面竞争。上升的权力和现有的权力之间的矛盾是零和。北京和华盛顿之间的竞争是不可避免的,但北京可以选择哪些领域进行竞争。中国应下决心不搞意识形态竞争。

GT: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国务卿Mike Pompeo的团队正在根据美国历史上第一次“与真正不同的文明打交道”的想法为中国制定战略。你如何看待这种策略?美国准备对中国进行文明冲突吗?

雁鸣声:提出与“美国历史上第一次”不同文明的斗争,表明了庞贝团队的非专业特征。1941,美国向日本宣战,以回应日本对珍珠港的攻击。然后,美国和日本是不同文明的强国。但是两个文明之间的战争并不一定意味着文明的冲突。Pompeo团队有很强的意识形态意识,但他们并不专业。他们对中美战略竞争本质的认识背离了现实,这也就不足为奇了。从美国理解双边关系的偏差将比中国更损害美国的利益。当一方犯下更多错误时,另一方会获得更多的利益。中国不能也不需要纠正他们的错误理解。中国对双边战略竞争的认识应与现实相符。要赢得战略竞争,就必须了解中美战略竞争与客观世界的一致性。

GT:在你的新书中,你提到“由中国崛起引起的权力再分配,美国的相对衰落正在改变冷战后从单极到双极的格局”,“极有可能在未来几年内正式建立一个两极世界”,“两极分化”如何影响世界?

雁鸣声:在我的书《惯性的历史:中国和世界在未来十年——2013出版》中,我说中美两极化已经开始,到2023,双极世界将被设定。从2013到2023的十年见证了双向极化的过程。在这十年中,面对中美竞争,更少的国家将不得不在这两个巨人之间取而代之。美国盟友对华为5G技术的态度表明意识形态并不是决定性因素。当Pompeo试图说服美国盟友排除华为的5G设备从他们的网络,到目前为止,只有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已经被说服,而德国,英国,意大利和法国驳回他们的警告。意识形态共识并不意味着这些国家将在所有问题上采取共同的政策。到2023,如果我预测的是双极世界,越来越多的国家可能会恢复不结盟政策。这样的政策不仅对发展中国家有吸引力,甚至大多数发达国家也会采纳。

GT:你相信世界中心将从欧洲转移到东亚。与当今世界相比,一个以东亚为中心的世界有什么特点?

雁鸣声:世界中心由两个要素组成:一个全球战略竞争者居住在该地区,该地区具有最具战略价值的竞争焦点。东亚可以满足要求。具体地说,中国是唯一崛起的大国,它位于东亚。此外,我预测东亚的GDP和国防开支将超过欧洲的2023。东亚与欧洲的最大差异在于东亚的影响力和吸引力将大于欧洲,这将使东亚的风俗习惯如生活方式、观念和管理成为国际标准或规范。例如,“虎妈”这个概念现在已经在西方发达国家产生了影响。

GT:如果世界中心从欧洲转移到东亚,那么中国和美国在这一地区的战略竞争如何影响地缘政治?东亚国家如何寻求平衡?

雁鸣声:如果东亚成为世界中心,北京和华盛顿在这一地区的竞争将更加激烈。美国将把重心集中在东亚。事实上,前奥巴马政府对亚洲战略进行了再平衡,将战略中心迁往亚太地区。特朗普政府提出了“印度-太平洋”战略,其规模似乎更大,但美国真正关心的是东北亚。

新加坡等东南亚国家已经采取了对冲策略。他们在经济上依赖中国,为了安全,他们依赖美国。现在有进一步的崩溃。例如,在经济方面,他们可能与中国进行贸易,但与美国进行投资。这些国家根据每个具体问题选择与中国或美国的立场。

东亚国家可能采取不符合其政治制度的套期保值策略。东亚国家将考虑与中国或美国站在一起的具体问题是不同的,因为它们的国家是不同的。他们不能采取一个共同的原则来对抗,这与冷战时期意识形态的立场不同。然而,运用不结盟战略来保持中国与美国之间的平衡,将被东亚各国广泛采用。

GT:中美贸易战正在升级,美国一再挑战中国,华为、台湾问题和南海问题。中美关系将在短期和中期走向何方?

雁鸣声:两年内,这些冲突将更加激烈,但不会升级为一场战争。总的趋势是,中国和美国之间的战略冲突将更加严峻。无论特朗普是否会再任职,双方的战略关系都不会有实质性的变化。我们需要做的是防止冲突走向意识形态对抗。自1989以来,中国与美国之间的战略冲突一直存在,有时是严重的,有时是温和的。到目前为止,他们之间的战略冲突还没有达到1989到1993的水平。只要中国避免以意识形态与美国进行竞争,就不会发生全面冲突,美国将对中国采取选择性遏制。这不是鸵鸟政策,而是积极的战略选择。

GT:北京和华盛顿之间的战略竞争的长期结果是什么?这两个国家在形成两极化后都会长期保持稳定,还是会占主导地位?

雁鸣声:在两极世界形成之后,中国与美国之间的战略竞争将持续至少20年。华盛顿将在10年内超越北京。在10年内,中国不可能与美国取得平等地位。换句话说,到2023,中国将是一个超级大国,但比美国年轻。在美国没有意外危机的情况下,至少在20年前,中国才能在综合国力方面实现与美国的平等地位。

分享至:

相关阅读